海晏河清-

妥妥的文州痴汉x

【周叶】他比枪炮更温柔(完)

割肉寻欢:

架空星际梗


 


他曾觉得他的枪最温柔。


001


周泽楷刚满十八岁的时候,做过维德星象台的观测员。


 


这决定是他老爹下的,周泽楷年满十八,还是个彻头彻尾的中二少年,沉默寡言,俊朗秀气,心里却无时无刻不在打着主意——


上前线,开机甲,杀虫族!


 


说中二,其实这也挺正常,作为联盟帝国的子民,哪个年轻人心里没有一颗炽热的上前线的报国梦,维德星就这么点儿大,周泽楷老爹就是在星际联盟从军的,子承父业,再正常不过。


人类驻扎星云,维德在其中向来就以出产联盟优秀的军官闻名,算小有点儿名声,也因此有个民间封号,叫“联盟军甜菜基地”,说的就是联盟军队到这儿,优秀人才一挖一个很准。


周泽楷年纪小小,没读多久预备班,因为各种成绩优异进入了军校,刚一进去,又因为长得好看还能打,在一帮同龄人中掀起了一股潮流。老师看重,同学追捧,有异议的也被他揍了回去,可谓是一帆风顺,人生顺遂,看着未来通达的不得了。


前线战火不断,虫族挑衅,各星球之间博弈,倒是普通人民生活的顺遂,他在军校里安生读了几年,星际云网上就有了关于他的讨论帖。


 


这也有来头。


 


各大星球间的军校每隔三年就要联谊一回,名曰联谊,实则打架,联盟青少年模拟联合赛,就是每个学校拼生源的时候。周泽楷不声不响,不骄不躁,安安静静,在众多顶着光环的天才中,低调而酷炫地夺得了今年的第一名。


他开着模拟机甲,精神力被认定S级,从头到尾没有主动露过面。这比赛本身每一届就在星际云网上讨论度相当高,关于周泽楷这匹横空出世的黑马,除了维德军校的知道情况,别的人都摸不着也摸不透,直到最后一战,他才在众目睽睽之下出了模拟驾驶舱,顿时就让观战的各位观众惊呆了——


 


云网上开帖有云:有没有人愿意八一八维德军校模拟战绩第一的小帅哥?


——是那个姓周的?你们维德隔壁的我们都听说过了,也不知道到底能有多好看啊,怎么一堆女的花痴……


——楼上的大胆!


——下一步他肯定就会去星际联盟的精英军校啦,唉,珍惜周帅在的时光。


 


不懂行的看个热闹,内行,就看门道。


比如周泽楷他爹。


 


周泽楷老爹军务繁忙,又因为儿子听话,所以本来是处处都放心的不得了。原本是打算等比赛完了,就去联系联盟的军校,可这场比赛看下来,他却突然觉得有些不对。


这不对是出自于无数次前线的经验,也是身为军官的眼力。


 


“我们谈谈。”老爹神色凝重,与周泽楷约见家中书房。


周泽楷正襟危坐,表情坦荡。


老爹没干过这种促膝长谈的活,可无奈周家就只有他们俩父子这么两个大老爷们,于是憋了半天,憋出了一句:“你觉得比赛怎么样啊?”


“还好。”


“对手怎么样啊?”


“不错。”


“战况紧张吗?”


“也没。”


周泽楷只出两字真言,神色认真。


老爹捏捏额角,觉得不行,这事儿还是得直说,便道:“你想上前线吗?”


周泽楷眼睛亮了:“想。”


老爹这下斩钉截铁了:“不许去。”


周泽楷:“……”


 


十八岁少年报国梦到一半,醒了。


 


 


002


 


身为第一个维德星象台精神力S级的观测员,周泽楷的生活是很受优待的。


 


所谓观测员,就是日日夜夜守在屏幕前,收发联盟消息,观察虫族,分析战场动向,收入按政府待遇算,是个铁饭碗,于普通人来说,已经相当优渥。


周泽楷能打,精神力又是顶尖,家里还算有点儿背景,刚到的时候台长战战兢兢不敢用,到了后来,倒是能从容自若地支使周泽楷干各种通过精神力搜集情报的工作了。


这当然也得归功于周泽楷本身的性子。


 


“小周啊,今天也辛苦你了。”


S级职员,一个顶三。


台长乐呵呵,周泽楷就安静地站着,乖巧地听训话。


与别的观测员工作相比,周泽楷屏幕前还多了一座星象台特配的新式天文望远镜,通身漆黑,精巧别致,能看到星云内的各种星星。


以精神力观星,可以窥见不少消息。如果少年人足够勇敢并且愿意,以他的水准,那几乎可以得见不少八卦。


 


可周泽楷没兴趣。


他的兴趣被自家老爹断了生路,无法报效帝国,无法摸到真正的机甲。拿了比赛头名,本来是万众瞩目,又像是流星一般,很快消失不见了。


 


周泽楷倒不是在意那些虚名,只是通往战场的路走到一半,陡然被人切断,他心里其实是有气的。


但这点气被他常年压着,埋着,收归于脑海最深处,像一颗火种,唯有闲暇安静时才会偶有燃烧。


他不会叛逆,却也无法理解家里的安排。


周泽楷近来琢磨了无数次那回谈话,终究没懂自己是哪儿不妥当了。可周家老爹远在联盟,他作为留守儿童,即便想问,也没那个机会。


 


视野里的星星无限闪耀。


万千光芒,漫延似长长的,闪烁的奔流,通过镜片流入你的视线,再入你的脑海。


周泽楷静静地看着,觉得自己像是漂流在河流中的一叶小小船只,摸不清前路,看不到未来。


巨大的光芒在这时一晃而过,有什么东西在眼前迸发开来,看的人本来心中茫然,现下却眼前白光四射,突然一惊,整个人摔了出去——


 


他看见了陨石降落。


 


 


003


 


陨石降落,在星云里是常事。


周泽楷工作时间短,连接了精神力,以心观星云,观宇宙,没见过这种场面。普通观测员虽然见得多,却因为精神力普通,自然不会受到多大的冲击。


他头一回遇上这种事,倒平稳的很快,只一天就恢复了元气。


 


陨石落在哪儿,落在何处,这些就是研究所的事了。


周泽楷是个普通的观测员,平日里生活安稳,除了工作,便只有三点一线式的生活。他过了半年这样的三点一线式的生活,眼见着屏幕上滚动前线的各种消息,终于有些蠢蠢欲动。


可周老爹死命令悬在头上,他没法迈出一步。


 


“要不要试试这个?业余比赛嘛,打发打发时间。”


他和同事们的关系还算不错,又因为年纪小,所以倍受关照。维德除了军校,还有区别于其他星球的业余网络模拟战联赛。周泽楷捏着被塞到手里的宣传单,本来是没什么兴趣,可忽然又想到那日自漫漫长河飞来的巨大光芒——


就好像叫他平静的生活终于有了一点意外,像是什么冥冥之中的暗示似的,便有些动了念头。


 


就当是打发时间。周泽楷静静沉思,神飞天外,放空的眼睛直勾勾的,莫名把同事看出了个大红脸。


 


 


004


 


无敌最俊朗。


周泽楷带着自己的马甲,沉在模拟仓中,精神力四散,操作着老式的机甲,看着对手头上悬挂的名字,心里一个劲儿地琢磨。


 


这次的维德网络模拟战不简单!


 


维德的吃瓜群众都这样说,事情越传越大,最后竟然还有不少别的星球也一并通过星云网来围观。


 


——穿云大神必胜好吗?我看这次的对决,无敌的嘲讽技能是不可能再奏效了。


——又什么都知道了,无敌最俊朗怎么着你了?


——啊啊啊啊好激动啊,没想到我们维德还藏着这样的能人,你们说联盟能放过么。


——闹什么闹,不要坐井观天好吧,也就俩业余还能看的,你看看出了你们维德,到联盟还算个屁啊!


 


一枪穿云,从不透露真名,从不露面,从不出现在模拟战场以外的地方。开着通身漆黑的老式机甲,宛如鬼魅。


无敌最俊朗,开着花花绿绿的老式机甲,虽不露面,可常以言语嘲讽对方,操作犀利,恨的人恨的牙痒痒,爱的人爱的死去活来。


两个人各自在上下半区杀入决赛,最终大神顺利会师,迎来了维德人人注目的一场决战。


 


“你好啊。”


一旁的对话框跳出三个字。周泽楷看在眼里,沉默了一下,半天,终于也回了过去。


“你好。”


 


我靠,一枪穿云打字了!四舍五入等于终于开口了啊!


观众席直播间都沸腾了,哎哟,这是大敌当前,终于绷不住了。


 


模拟的竞技场是一座荒芜的沙漠,两台机甲身在其中,一台低调,一台……实在不能形容出是什么风格。


周泽楷凝神静气,只若一道疾风,闪身飞了过去。


 


 


005


 


“你想死吗?”


 


总决赛结束了。维德人人关注的一件盛事终于告一段落。


其中,又尤其以最后一方对另一方留下的一句话流传的最为广泛。


 


周泽楷茫茫然地看着屏幕上的字。


无敌最俊朗:你想死吗?


不,当然不。周泽楷想。


 


一枪穿云败在了无敌最俊朗手下,两家粉丝终于等来的结果,又因为其中一个人丢下一句看上去似乎是讽刺的话,立刻连带出一场在星云网上漫延的话题战。可惜,当事人却压根一点儿都不知道,只是安静下了线,早早洗漱,睡了觉。


周泽楷是累的。过度使用精神力让他太困了,可困是困,人却是兴奋的。


 


第二天他起了个大早,第一件事不是出门去餐厅,而是又把模拟仓打开,从谈话过的人栏目里找到了那个唯一存在的名字,把好友请求发了过去。


 


一枪穿云:再来。


 


周泽楷年纪轻轻,人生顺遂,从没遇见过这么合心意的对手。对方足够强大,又好像战无不胜,总时刻透着点儿从容有余,实力明显在他之上。


他想的直白,自然动作起来也是直白的。


主动加好友这回事儿他没干过,可不代表遇见了称心如意的人不能干。


叶修这边正在餐桌前慢条斯理地啃面包,啃到一半,忽然通讯器提示有新消息,点开看了,差点被呛的咳嗽了一下。


 


昨天的那个对手发来了好友请求。


有点儿意思。叶修摸摸下巴,笑了。


 


 


006


 


无敌最俊朗和一枪穿云成为好友这事儿,估计除了他俩,没人知道。


周泽楷仿佛终于找到了点儿可以发泄的地方,早上按时上班,晚上有空了,就往好友栏发对战消息。


 


一枪穿云:今天……


无敌最俊朗:别别别,今天刚从医生那回来,没时间啊小周


 


周泽楷跟对方交换了真名。只知道对方叫叶修,别的一概不知。


医院?他有点儿愣了,这么几个月以来,他是头一回听到对方主动提起这事儿。


屏幕对面的叶修坐在轮椅上,整个人既痛苦又扭曲。


 


无敌最俊朗:刚打完针,屁股疼


 


周泽楷咳嗽一声,对方的直白叫他有点儿尴尬,可又叫他有点儿高兴。


 


一枪穿云:你生病了吗?


无敌最俊朗:也不算吧,就是点儿小问题


 


叶修想了一下又补充道。


 


无敌最俊朗:明天就能跟你对战了。


 


周泽楷看着这句话,内疚了,他一内疚,就更加惭愧。


 


一枪穿云:不……还是不用了


叶修挑眉,哟,这战斗狂魔难不成还真的有点儿自觉?


 


周泽楷这句话刚刚发完,又有点儿后悔。


 


一枪穿云:……我放水?


无敌最俊朗:哈哈哈


 


叶修乐了。


无敌最俊朗:我开玩笑的,我真打不了。


 


 


007


 


叶秋少将被救回来的时候只剩一口气,双腿骨折,内脏受损,浑身上下皮开肉绽,几乎没一处能看。


叶秋少将又是在一次会议后失踪的,人人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,一向跟在他身边的苏沐橙医生也不知道。


 


“你想死吗?”


苏沐橙问他,也没哭,只是肿着双眼,看着病床上奄奄一息的他,嘴唇动了几下,声音沙哑。


 


不,当然不。叶修迷迷糊糊的,陷入了黑暗。


 


他十五岁就入了精英部队,这些年一直在前线奋斗,就算是做到少将的位置,也从没放弃过上前线这事儿。


这次对虫族的大战,他们打入了虫族的巢穴,最后只剩叶修一人和虫族一脉的女王对峙,他是抱着必死的心同归于尽的,压根没想到能捡回这条命。


 


叶修这辈子不知道后怕为何物,也从不畏惧死亡。


他的理想悬于宇宙高处,隐藏在万千星星之后,令人敬畏地闪耀着。


 


他因为理想跟死神搏斗了一场才回到了人间,前线终于能暂时稳定一段时间,好歹命没算白拼,可叶修却忽然觉得自己恍如溺水一场,大概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,又难得地有些迷茫。


 


叶修选择了流浪,说是流浪,其实是暂时投奔自己做生意的家人去了。


他弟弟叶秋在维德星经营了最大的星云网盈利公司,叶修坐着轮椅,静悄悄地用从别人那儿借来的私人飞行器,隐匿成一块陨石,降落在维德表面。


身体不能动,但精神力还能操纵。


总不能每日就干巴巴地混吃等死。闲的浑身发痒的叶修从自家老弟那儿淘来了一个模拟仓,每天除了养身体,就只有上网打打比赛这些事儿来打发时间。


 


然后他认识了一个人。


 


 


008


 


小周你想过上前线吗?


当然想。


 


一枪穿云的回复速度很快,压根不带一丝犹豫。


叶修咳嗽了几声,今天他终于能站起来,在户外稍微走动一下。这段时间和周泽楷对战,他几乎是从第一场比赛开始就看出了对方的心思。


 


不要命。


在最危险的关头,也仿佛能牺牲自己的双腿,换来杀掉别人的机会。这是周泽楷的作战风格,干净利落,又带着神鬼皆惧的气势。


叶修看在眼里,只觉得恍然。


 


——你想死吗?


所以苏沐橙问他,他又问周泽楷。


年轻人的心思和他太像,像是时刻做好了准备为理想献身。叶修几乎要觉得这人再适合参军不过,可也不知道从哪天开始,又放弃了这个念头。


 


叶修看着桌子上星际快递送来的一大堆营养品,上面标着一个周字,笑了。


 


无敌最俊朗:那还是改改作战风格为好


一枪穿云:?


无敌最俊朗:你不是打不过我么,那就要听我的


一枪穿云:……


 


活着是最重要的。


 


 


009


 


维德星象台观测员的生活相当平静。


周泽楷的生活平静,心情却不平静。


 


因为他为一个人动了心。


这动心并非是有别的含义,而是战斗狂魔终于铁树开花,明白了柔软为何物。


日久生情。


唯有一人懂他,明白他,还能跟他随时决斗,多好的事儿。


 


无敌最俊朗:小周你喜欢什么?


一枪穿云:枪


 


叶修在对面坐着,眼角都笑的眯了起来。


无敌最俊朗:还是这么坦白哈


 


模拟战场的地图可以随意选择。今天他们俩选了星辰深处这一张图,却也不打架,甚至连机甲都没带,就两个人借着精神力,明明看不到对方的脸,却能感受着彼此,肩并肩地走着。


 


其实叶修挺能明白周泽楷。


身为军人,唯有枪炮可以依靠,也唯有枪炮是以托付的伙伴。


 


他们俩无法碰触到对方,甚至看不清对方,只是在星辰里漫步,没有重力,亿万的光辉在他们周遭闪耀,一眼能望见尽头,又一瞬间只有彼此。


叶修忽然庆幸自己还活着。


他从前不在意死亡,是因为觉得理想高于一切,自己不过一缕尘埃,但现在不同。


 


他有了在意的人。


在绵长的星河中,宛如两颗星星一般相遇了。


 


 


010


 


周家老爹约周泽楷模拟战场见面。


两人打了一架,老爹心满意足,说终于能放他去联盟军校了。


 


周泽楷有点懵:“啊?”


老爹一巴掌拍在他的背上:“你懂事了,我很高兴。”


 


两年时光匆匆而过,周泽楷的战斗方式有了改变,这改变不知缘由何处,却明显变的聪明了,更有了自己的计划,不再是一味鲁莽地犀利着,只想着以命换命。


那可不行,周老爹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,从没有想过让周泽楷也走上这条路。


 


他应该有更加理智的战斗方式,人可以为了理想而死,却也有世俗的感情牵绊。


周泽楷的双眸闪耀着光芒,在阴影中立着,像是一座海上的灯塔,终于等来了归途的人。


 


 


011


 


去联盟军校报道的前一天,周泽楷没能和叶修见面。


本来两个人说好,要在离开维德的前一天见上一面,可叶修不仅违了约,还消失无踪。


周泽楷在茫然的情况下上了路,又在茫然地情况下受到了军校的热烈欢迎。


 


他的战斗经历和精神力早早被学校评估过,直接拔到了S班,接受最好的资源教育。


 


“小周你来的真巧,我们班刚好来了个大人物当老师,据说是从前线下来,来我们这儿呆两年。”


周泽楷很耿直,直接开口:“谁?”


对方抓抓脑袋:“挺有名气的,你见了就知道了。”


 


012


 


周一的最后一堂课是实战演练课。


大人物终于要空降了,S班人不多,可个个都激动的不行。


 


“叶秋少将终于要来了!听说少将养了好久的伤,没想到回来第一件事,是来教咱们!”旁边的人激动地抓着周泽楷嘀咕。


周泽楷没少在新闻上看见这个名字,这时候听着,也是心中一顿,那他应该很厉害吧?


 


……难道比叶修还厉害?


他下意识这么一想,却几乎要呼吸停顿,心情瞬间消沉了下来。


叶修消失了整整一个月,他无论如何也联系不上,顺着给的地址找过去,房东也说租房子的人早就搬走了。


他竟然就连心上人的面都没能见上,一段恋情还没开始,就已经结束。


 


要是真厉害,那就得多多过招了。


门口传来了稳重的脚步声,其他同学都显得很激动,身为战斗狂魔的周泽楷面无表情地坐着,既从容又淡定。


 


那个人慢慢地从门外走了进来,一步一声,承载着万千期待。


可跟班上同学想象中的禁欲高冷少将不一样。那人穿着简单的白衬衫,下面套着军装的裤子和靴子,懒懒散散地夹着一本书走了进来,皮肤是显而易见的苍白,眼角下垂,透着点儿神秘莫测。


 


叶秋少将清了清嗓子,理了理衣袖,在一群小甜菜燃烧的目光中挑了挑眉,声音低低的:“大家好啊,我叫叶修,从今以后就是你们的实战课老师了。”


 


013


 


“叶将军,周队长他——”


叶修摸摸太阳穴,叹了口气:“我知道了。”


 


前线刚刚爆发一场战事,叶修刚刚官复原职,就偷摸着来了前线,没想到后脚周泽楷就接到了消息,杀了过来。


 


“小周你冷静,这种情况下别玩儿家暴啊。”


周泽楷很冷静,嘴上也道:“我很冷静。”


 


叶修心里卧槽一声,不是说冷静么,这怎么上来就扒人衣服的。他被人按在沙发上,本以为一场风暴不可避免,可没想到周泽楷却只是低头看他,眼神灼如烈焰。


年轻人的影子包围着他,像一张幕布,既温柔,又透着点儿无奈。


 


“我不是来劝你的。”周泽楷道。


他的气息在极近的距离扑面而来,既认真又强势,既冷酷又温柔:“你别死了。”


简直直白的可爱。


 


叶修承认自己被可爱到了,于是狠了狠心,一把将人揽住,嘴唇顺势贴了上去。


 


 


014


 


他像理想一样值得依靠。他比星辰还要懂你。


他比枪炮更温柔。


于是你们相爱了。




END



……其实就是两个有同一个理想的战斗狂魔共赴前线一起为理想奋斗,约定不要死了的故事!(不

评论

热度(3498)